<button id="v92sa"></button>
    1. <button id="v92sa"></button>

      姜杰、青覺: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與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的互構邏輯

      發布時間:2024-05-05 15:17:00 | 來源:西南民族大學學報 | 作者: | 責任編輯:曹川川

      【內容摘要】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與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密不可分,二者共同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以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為主線,以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為目標,以促進人的全面發展為出發點和落腳點。二者的互構有助于有效增強各族人民的國家認同,提高中華民族共同體的凝聚力和影響力。本文在“互構論”的視角下,闡明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和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的互構條件,系統剖析它們之間相互建構的邏輯關系,以更好地促進二者的良性互動。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是中華民族的共同語言文字,不僅體現了中華民族的共同性,而且能促進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有利于增強中華文化的認同,對于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具有基礎性的價值。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是民族建設和國家建設的有機統一,為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指明了方向,因而需要樹立正確的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觀,完善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體系及其服務,促進中華民族語言文字的國際化傳播和影響。

      【關鍵詞】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互構關系;國家認同

      【作者簡介】姜杰,中央民族大學民族學與社會學學院博士研究生,新疆兵團黨委黨校講師,研究方向:政治民族學、語言政策。青覺,中央民族大學民族學與社會學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研究方向:政治民族學。

      【文章來源】《西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24年第2期。本文為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青年項目“族際政治整合的理論與實踐研究”(19CZZ011)階段性成果。因微信排版需要,注釋及參考文獻沒有列出,引用請務必以原文為準。

      正文

      一、研究緣起與理論框架

      自2000年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令(第三十七號)公布《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和2014年習近平總書記首次提出“在各民族中牢固樹立國家意識、公民意識、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以來,“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和“中華民族共同體”作為專門術語在學術論文中使用頻率越來越高。通過中國知網檢索發現,截至2024年1月12日,主題中含“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和“中華民族共同體”的各類文獻分別有2667篇和12059篇,其中兩個術語同時使用的有249篇(包括學術期刊166篇,碩士論文8篇)。相關研究成果主要側重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能有效增強中華民族的凝聚力,并從不同學科、不同地區的角度分析以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助力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價值、理路等,但關于它們之間的反向作用及互構關系研究不足,需要進一步拓展深化。

      國家通用語言文字作為現代民族國家建設的基本要素,語言條款構成各國法律法規和各類報告的重要內容。我國1982年《憲法》總綱第19條教育條款規定“國家推廣全國通用的普通話”以來未曾更改,沿用至今。黨的二十大報告在論述教育的內容時專門提出“加大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推廣力度”?!稇椃ā泛忘h的二十大報告都將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置于教育部分進行論述,在一定程度上說明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歸根結底就是教育的問題。黨和國家在多個重要文件中多次提出要加強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2021年,習近平總書記從“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引出“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的命題,把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正式納入國家治理的范疇,拓寬了中華民族共同體研究的領域,也更加明晰了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與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之間的互構邏輯。

      “互構論”全稱“社會互構論”,是2003年由社會學家鄭杭生教授等人提出,后來不斷豐富完善,2010年整理成專著《社會互構論:世界眼光下的中國特色社會學理論的新探索——當代中國“個人與社會關系研究”》。社會互構論以中國現代社會轉型為背景,是理解和闡釋多元社會行動主體間互構共變關系的理論。所謂互構,是指參與互構主體之間相互建塑與型構的關系;所謂共變,是指社會關系主體在互構過程中的相應性共變狀態。也就是說,社會互構論是社會行動主體間多元互構、并立共變關系的理論系統。社會互構論的核心理念是社會互構共變(特別是社會互構諧變),在現代個人與社會之間的差異日益凸顯的同時,也聚合起實現更高集體認同和共識的新的能量,不斷實現從差異走向認同的理論追求。由于“社會互構論”超越個人與社會之間的二元對立,對它們之間的關系進行重新討論和定位,將個人與社會理解為互構共變的關系,因而近年來經常被政治學、人類學等學科納入研究的理論框架。例如,高云松和李志農引入“互構論”作為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認識論框架分析中華民族共同體與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之間的關系問題;劉永剛、高永久、趙志朋、陳振東等人引入“互構論”分析國家治理現代化、共同富裕、文化自信、鄉村振興等問題與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相互影響關系?!盎嬚摗敝饾u泛化為闡釋相互建構與型構的互動關系的社會科學理論。

      本文在“互構論”的視角下,基于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和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的互構條件,系統剖析二者之間相互建構的邏輯關系,回答在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過程中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發揮了怎樣的作用,以及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為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提出了什么更高的要求等問題,為深化二者之間的良性互動提供參考。

      二、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與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的互構條件

      斯大林認為:“民族(нация)是人們在歷史上形成的共同語言、共同地域、共同經濟生活、表現于共同文化上的共同心理素質的穩定的共同體”。共同語言(文字是書面化的語言)是民族(nation)的核心要素之一,在民族建設或國家建設(nation building)中扮演著重要作用。國家一般都會通過語言文字政策或憲法及專門法律確定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彰顯其國家標志功能,借以強化國家認同,實施國家治理。在我國的民族話語中,包括中華民族和56個民族兩個層次,且前者高于后者。在中華民族的演進過程中,伴隨著各民族的融合及其語言的接觸融合,逐漸形成了共同的語言文字。我國的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是中華民族共同的語言文字,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與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具有密不可分的關系,二者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以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為主線,以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為目標,以人的全面發展為出發點和落腳點,這是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與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的互構條件。

      (一)共同得益于中國共產黨的領導

      自1921年中國共產黨成立以來始終堅持民族平等和民族團結的政策,尊重各民族自由使用和發展本民族語言文字的權利,明確了普通話和規范漢字作為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法律地位,促進了中華民族的融合和中華民族共同體的凝聚。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深刻認識到中華民族共同體的整體含義,強調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對推進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建設的重要意義,多次對推廣普及國家通用語言文字作出重要指示批示。截至2020年,普通話在全國范圍內普及率達80.72%,各民族各地區交流交往的語言障礙基本消除,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中華民族語同音的千年夢想實現歷史性突破。然而,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推廣普及工作城鄉、區域發展不平衡,16個省份的普通話普及率超過85%,9個省份的低于80%(最低的不到50%)。中國式現代化歷史進程的開啟需要持續發揮中國共產黨的組織優勢和動員能力,不斷強化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促進各族人民的大團結,形成建設中華民族共同體的強大合力。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和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的本質要求和根本保證。

      (二)共同要求以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為主線

      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中國是統一的多民族國家的特征日益鮮明,各族人民基于共同的遼闊疆域、悠久歷史、燦爛文化、偉大精神,形成了中華民族共同體。然而,隨著全球化的發展和中國國際地位的提升,西方敵對勢力持續推進“和平演變”的陰謀,以及境內外“三股勢力”的不斷侵擾,中華民族共同體存在被分化和解構的風險。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具有行為規約、共同體整合、精神凝聚、目標激勵等功能,是中華民族共同體的心理支撐并影響其發展。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是各民族溝通交流的工具,也是各民族共筑中華民族共同體的精神紐帶,拓展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使用范圍是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內在要求,對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具有重要意義。同時,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可以為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柔性推廣提供內生動力。各民族對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認同的強弱與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強弱是協同發展、共進共退的。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是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的主線目標和任務,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還會反過來進一步增強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這兩項工作的推進以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為根基。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和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的根本目的都是為了各族人民將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內化于心、外化于行,不斷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增強全體中華兒女的中華民族認同和國家認同。

      (三)共同指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的目標

      “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就是中華民族近代以來最偉大的夢想。中國夢的本質是國家富強、民族振興、人民幸福?!敝腥A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把國家、民族、人民緊密聯系在一起,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實現一個民族也不能少,各民族要牢固樹立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文化自信和文化繁榮興盛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最基本和最持久的力量。秦漢以來,“書同文”的實現使得“大一統”變成現實。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離不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助力,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有利于加強中華民族大團結,促進主體性和多樣性的統一,匯聚起實現民族復興的磅礴力量。在新的歷史時期,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要求加強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把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得牢不可破,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和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強大力量和必由之路。

      (四)共同落腳于人的全面發展

      “人以一種全面的方式,占有自己全面的本質”,包括人的需求、人的社會關系和人的能力全面發展等是人的全面發展的基本內容。中華民族共同體是各族人民在長期交流融合的歷史過程中形成的,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要以“各族人民”為主體,不斷滿足其對于美好生活的需求。國家通用語言文字作為中華民族共同的語言文字,發揮著促進各族人民相互溝通、普遍交往的媒介作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是促進人的全面發展的必然要求。語言文字的使用主體是人,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從本質上講是關于人的教育,目的是提升和完善人的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能力。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能力是衡量一個社會發展程度的指標之一,該能力的缺失或不足,是阻礙人的全面發展的關鍵變量之一。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的目的之一是為了保證各族人民都有機會獲得社會自由流動和參與國家建設的基礎能力。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和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工作要始終堅持人民的主體地位,以人的全面發展為旨歸。

      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和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以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為主線,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促進人的全面發展積聚力量。這些互構條件的存在決定了二者互構邏輯的形成,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是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的根基,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是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的方向。

      三、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之根基

      “教育是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基礎性、戰略性支撐,我們要堅持教育優先發展,加快建設教育強國?!眹彝ㄓ谜Z言文字是教育的紐帶和媒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構成了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的根基。具體體現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有助于增進中華民族的共同性、促進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增強中華文化認同等方面,這些基礎性作用貫穿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的各個層面和整體過程,并持續生成強勁有力的內在動能。

      (一)增進中華民族的共同性

      “共同性”是中華民族共同體的最重要特征,各民族成員培育“共同性”、增進“共同性”、凝聚和認同“共同性”是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的首要任務。增進中華民族的共同性以擁有共同的語言文字為前提和保障。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是中華民族共同的語言文字,是維系各族人民溝通交流的紐帶,是中華民族共同性的重要體現。

      需要注意的是,中華民族共同體不僅包含著各民族的共同性,同時也包含著各民族的差異性。中國56個民族均有各自的歷史發展軌跡,形成了包括物質生產、風俗習慣、利益追求、精神文化等方面的差異性,并將長期存在。馬克思主義哲學認為,普遍性寓于特殊性之中,特殊性中包含著普遍性,二者是辯證統一的關系。中華民族共同體既有共同性又有差異性,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要處理好共同性和差異性的關系。近年來,受到多元文化主義的影響,過分關注特殊性,共同性被弱化,滋生了國家分離主義傾向,不利于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不能簡單地同等對待“同”和“異”,如果沒有中華民族共同體的發展,各民族的生存和發展就無法得到保障,所以是共同性統領著差異性。同樣,增進共同性并不意味著消滅差異性,而是以求同存異為價值取向不斷促進各民族共同發展。

      在推進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過程中,要妥善處理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與各民族語言文字的關系。隨著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的深化與拓展,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逐漸增強,中華民族的差異性不斷縮小、共同性不斷增多是歷史發展的趨勢,也是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作為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之根基的體現。

      (二)促進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

      “一部中國史,就是一部各民族交融匯聚成多元一體中華民族的歷史?!闭Z言文字是溝通交流的橋梁,中國各民族由于“書同文”這一強大的聯接紐帶,經過長期的、未曾中斷的、廣泛的交往交流交融,形成了大散居、小聚居、交錯雜居的互嵌居住格局,逐漸凝聚為一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誰也離不開誰的中華民族共同體。流動性是現代化的重要衡量標準。在現代化進程中,由于交通運輸能力的提升與經濟社會的發展,當代中國呈現出“流動中國”的景象。人口流動性的增加進一步深化了各民族的交往交流交融。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應適應時代需求,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提供空間,著力構建相互嵌入式的社會結構和社區環境。

      我國經識別的有56個民族,已經確認使用的語言有130多種。如果每個民族只使用自己本民族的語言,那么整個國家就會出現各民族在語言上難以溝通的局面,嚴重影響民族之間的交往交流交融,進而阻礙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人心相通以語言相通為基礎和前提,國家通用語言文字作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基礎性工具,熟練掌握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是各族人民實現社會流動和參與國家建設的必要條件。強化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并不意味著消滅各民族語言文字,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和各民族的語言文字的使用場域不同,隨著民族之間交往交流交融的加深,二者之間已經形成了互補共生的關系。

      然而,一些分裂勢力企圖借助語言文字的特殊性,不斷強化地方意識或狹隘民族主義思想,為各民族的交往交流交融制造矛盾或沖突的情況依然存在,對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構成嚴重挑戰。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應繼續以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為根基,持續深化各民族的廣泛交往交流交融,促進各民族團結成“一塊堅硬的鋼鐵”。

      (三)增強中華文化認同

      “文化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靈魂。文化興國運興,文化強民族強?!敝腥A文化源遠流長,是各民族在悠久的歷史過程中共同創造的,各民族共創的中華文明是世界古老文明中唯一沒有斷流且依然充滿活力的文明。各民族文化是中華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二者是枝葉與主干的關系。所以,不能把某個民族的文化等同于中華文化,也不能把各民族文化自外于中華文化,中華文化是各民族文化的集大成。各民族共同守望和傳承中華文化,增強中華文化認同,是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的前提和基礎。

      穆濟波提出,文化調和是多民族合為一國家之原因,而語言文字是文化中最重要的內容,國家與民族的聯系依賴于一國的語言文字。語言文字是文化的傳承載體,沒有語言文字,人類文化世界的歷史記憶將無法完美呈現并有序傳承。普通話和規范漢字是我國法定的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是中華民族五千年中華文化的智慧結晶。國家通用語言文字不僅是中華文化的有機組成部分,還是增進中華文化認同的精神紐帶。持續推進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的過程,就是向不同民族、不同語言、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們不斷傳播中華文化、增進中華文化認同的過程。

      隨著全球化的發展,世界各國的交流合作不斷增加,競爭沖突也日益突出。有些國家憑借文化產業的發達,向世界各國輸出帶有濃厚意識形態色彩的文化產品。例如在一些影視作品中,西方文化霸權被包裝成普世價值觀在我國傳播,對國家文化安全構成潛在威脅。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要重視文化安全,面對世界文化的群星薈萃,我們要堅定文化自覺自信自強,不斷拓寬中華文化的對外傳播力度,堅持用中華文化講好中國故事,不斷提升中華文化的認同度和引領力。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是國家的象征,是向外傳播中華文化的紐帶,推廣普及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要覆蓋全國各地區、各民族。國家通用語言文字要積極發揮溝通中華民族共同體成員、周邊國家借鑒與使用、成為聯合國通用語言、向全球傳播中華文明的文化作用。

      四、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之方向

      當今世界各國,存在民族區域與國家疆界不重合的社會現象,說明民族共同體并非持續穩固的共同體,必須依靠國家持續有力的維護手段防止民族共同體出現認同危機,教育建構就成為必不可少的有效選擇。中華民族是由56個民族組成的具有多元性的大家庭,要促進族際政治整合,教育是培塑共同集體記憶和精神家園的重要途徑,這是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的重要指向。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是國家整合和民族整合的有效措施,有利于提升中華民族的凝聚力,推動各民族共同推進中國式現代化,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為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指明了方向,要求我們要樹立正確的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觀,完善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體系,促進中華民族語言文字的國際化傳播和影響。

      (一)樹立正確的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觀

      要樹立正確的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觀,首先要正確把握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內涵。我國有56個民族,100多種語言,29種文字,是一個典型的多民族、多語言、多文字的國家。各族人民要進行溝通交流,就需要“共同語”??v觀我國國家通用語言政策的歷時性發展,從雅言、通語、官話、國語、普通話、國家通用語言等術語的使用可以發現,建立共同語是歷朝歷代中央政府的追求。早在秦朝時期,秦始皇就通過“書同文”完成了文字(書面化的語言)的統一。

      普通話和規范漢字是法定的國家通用語言文字,但把“漢語漢字”與“普通話”“國家通用語言文字”不加區分混淆使用的現象比較常見。在一些民族語言中有將“漢語”直接翻譯成“漢族語言”的現象?!掇o?!返谄甙鎸Α捌胀ㄔ挕钡亩x是:“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以典范的現代白話文著作為語法規范的現代漢民族共同語?!惫P者認為,普通話被確定為國家通用語言,如果解釋為漢民族共同語容易被誤解為只是漢族的語言,就如同漢語漢字被誤解為只是漢族的語言文字一樣。國家通用語言不等于漢語,漢語也不等于漢族的語言,國家通用語言(即普通話)應該被理解為中華民族的共同語。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在少數民族聚居地區推廣普及的過程中,還存在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就是學習漢族的語言文字、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的強化意味著減弱少數民族語言文字的保護與傳承進而導致“漢化”等錯誤認知。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是伴隨中華民族共同體成長、中國國家發展而逐漸形成的各民族之間的族際通用語言文字,它包含了各民族語言文字的元素,絕不是某個單一民族的語言文字。我國的國家通用語言在發展過程中對各民族的語言元素均有吸收,絕不是漢族單一的語言。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和各民族語言文字,分屬不同的使用域,扮演不同的角色,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和各民族語言文字的關系,是通用范圍廣與不廣的關系,不是取代與被取代的關系。

      在正確把握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內涵的基礎上,明確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是國民教育的組成部分,是幫助所有中華民族共同體成員形成國家意識、增強國家認同感的重要手段,涉及為誰培養人、培養什么人、怎樣培養人等根本性問題。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和國旗、國歌等同樣是國家的象征和標志,具有優先性和主導地位。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的對象是全體中華民族,而不是某些特定的少數民族。因此,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強調的是國家建設和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要樹立正確的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觀,需要對相關術語進行正本清源。

      (二)完善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體系及其服務

      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工作是一項復雜系統的工程。當前,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的理論與實踐側重少數民族聚居地區和學校教育。教育的范疇不只包括學校教育還包括全社會教育。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應該是涵蓋學校教育、家庭教育、社會教育(含黨員教育、干部教育)在內的全社會共同參與的教育體系。

      隨著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深入推進,我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推廣普及工作取得巨大成就,同時也存在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城鄉、區域、民族發展不平衡的問題,一定程度上影響其在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中的基礎性作用的發揮。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作為覆蓋全國各族人民的公共教育事業,需要調動各個方面的積極性和創造性,不斷完善管理體制,經過系統謀劃,促進城鄉、區域、民族的協調發展。同時要遵循語言文字的發展規律,在穩中求進的前提下突出重點,針對重點地區(如少數民族聚居地區、邊疆地區、農村地區)和重點人群(如少年兒童、幼小中教師、青壯年農牧民、基層干部)不可一概而論,應實施精準化教育方針。

      隨著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程度的日益深化,各族群眾學習好、使用好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愿望日漸強烈,對優質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的服務需求日益增長。在信息化、網絡化時代,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也要與時俱進,積極研發可以滿足不同群體學習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信息化工具和多媒體資源,并加大宣傳力度,提高學習工具、學習資源和學習平臺的使用率。提高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的水平和能力,不僅可以提升各族人民的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應用水平,還可以深化其對中華民族共同體的認同,這也是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的內在要求。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要構建并完善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體系及其服務,持續加強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師資培訓、優質學習資源開發和服務平臺建設等工作,提升各民族對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認同和國家認同。

      (三)促進中華民族語言文字的國際化傳播和影響

      語言的強弱與國家的興衰息息相關,強國的語言一般具有超國家地位,英美強國造就了英語帝國,英語帝國反過來強化了英美強國。古代中國憑借強盛的國力一度成就了漢語漢字在周邊國家和地區的廣泛傳播,形成了影響深遠的“漢字文化圈”。到了19世紀,由于中國封建帝制的腐朽,加之西方現代文明的沖擊,漢語和漢字的傳播力和影響力逐漸衰弱。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綜合國力和國際地位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過去游離于國際體系的邊緣,轉變為逐步融入體系,并在今天走向體系的中央,影響且引領著國際政治經濟新秩序的建設。但中國還遠不是語言的強國。中文是聯合國的六大工作語言之一,但是國際組織和會員國卻很少使用,許多在國外舉辦的國際會議(甚至在中國舉辦的國際會議尤其是學術會議),基本都使用英文,造成了語言使用不平等的事實。方小兵在解讀最新發布的《聯合國系統使用多種語言情況報告(2020)》時指出,檢查員發現大多數機構沒有正式的多語制政策,聯合國雖有六種官方語言,但英語凌駕于其他五種語言之上,英語已經成為事實上的唯一工作語言。

      《國家語言文字事業“十三五”發展規劃》(2016)首次從國家語言能力和綜合國力的角度對提升語言文字服務水平提出要求。改革開放后中國與世界日益建立起密切的聯系和合作,中國經濟發展的時代奇跡令世界刮目相看,激發了世界了解中國以及學習中文的熱情。當今世界各國也越來越重視語言文化生態多樣性,致力于維護語言文化生態平衡,抵制英語霸權。這為中華民族語言文字的國際傳播帶來了新的機遇。黨的二十大報告要求我國要形成與綜合國力和國際地位相匹配的國際話語權。如何抓住機遇,滿足世界需求,積極做好中華民族語言文字的國際化傳播,提高中文的世界影響力,是擺在我們面前的時代使命,也是我們應盡的義務。當前我國應抓住語言國際傳播的窗口期,爭取中文在世界語言秩序中應有的地位,讓中華民族語言文字成為促進世界溝通交流、傳播中華文化、營造良好國際環境的重要橋梁。這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內在要求,也是作為一個負責任大國的歷史擔當,更是維護世界語言文化生態多樣性的杰出貢獻。同時也應該注意到,近年來,伴隨著中國的復興,一系列以“中國威脅論”“文明沖突論”“文化滲透論”為代表的西方文化中心論的聲音給中華民族共同語的國際傳播帶來了一些不必要的擔心、誤解甚至抵制,這是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的現實困境。

      面對中華民族語言文字國際化傳播的機遇和挑戰,我們應該站在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的高度,推進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增強國家語言能力,提升中華民族語言文字的國際化傳播和影響,拓展中國對外開放格局和未來發展空間,推動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建設。

      結語

      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與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是互構的關系,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是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的根基,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是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的方向。二者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以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為主線,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匯聚力量。但是也應該注意到,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和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都是復雜的、艱巨的、長期的工作任務,拖不得也急不得,要分階段地漸次推進、徐徐圖之。首先,必須做好頂層設計,在對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與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進行深入的研究的基礎上做好整體謀劃,然后根據不同階段、不同區域、不同民族進行分類施策。其次,要調動全社會各方面的力量加入到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育與中華民族共同體建設的工作當中,在共同參與的過程中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實現各族人民對國家的高度認同,不斷增強中華民族共同體的凝聚力和影響力。

      版權所有 中國藏學研究中心。 保留所有權利。 京ICP備06045333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5580號

      亚洲国产日韩制服丝袜高清_久久亚洲国产精品五月天婷_国产一国产精品免费播放_香蕉一本大道日韩中文在线

        <button id="v92sa"></button>
        1. <button id="v92sa"></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