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v92sa"></button>
    1. <button id="v92sa"></button>

      【西藏歷史55講】張云主編 | 第54講:《十七條協議》的合法性永載史冊

      發布時間:2024-04-07 20:37:00 | 來源:中國藏學研究中心 | 作者:中國藏學研究中心 | 責任編輯:曹川川

      第54講:《十七條協議》的合法性永載史冊

      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簡稱《十七條協議》)正式簽訂,實現了西藏的和平解放。這是中國近現代史上的一件大事,是西藏社會歷史發展的一個具有劃時代意義的轉折點?!妒邨l協議》是西藏人民從黑暗走向光明、從分離走向團結、從落后走向進步的新起點。

      然而,一個時期以來,有人歪曲事實,編造謊言,鼓吹西藏“事實上的獨立”,否認帝國主義勢力在西藏的客觀存在,污蔑和平解放為“武裝侵略”,并一再想否定《十七條協議》的合法性。挖掘新史料,利用新成果,正本清源,廓清迷霧,還歷史以本來面目,有著深遠的歷史意義和重要的現實意義。

      一、西藏和平解放的歷史基礎和法律依據

      西藏自古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大量考古、學術研究表明,藏族與漢族和其他兄弟民族自古就有血緣、語言和文化等方面的密切聯系。西藏地方與中國內地的經濟、政治、文化往來始終未曾中斷。藏族地區納入中央政府行政管轄的過程,呈現為一種漸進推移的過程。這一過程在唐蕃時期顯著加速,到公元13世紀中葉完成。元朝中央政府正式將西藏地方納入行政管轄之下。此后,盡管中國經歷了幾代王朝的更替,多次更換過中央政權,但西藏一直處于中央政權的管轄之下。

      20世紀80年代以后,在西藏法律地位問題上,藏學專家根據歷史地理學家譚其驤的清朝中期中國歷史版圖說,提出了更科學更準確的表述。體現在兩句話上:一是西藏自古以來是中國的一部分;二是中央政府自元朝開始對西藏正式行使行政管轄。

      因此,人民解放軍進軍西藏、解放西藏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人民革命和人民解放戰爭正義事業的組成部分。按照《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和中國共產黨的民族政策,根據國際國內形勢的變化和發展,毛澤東提出“進軍西藏宜早不宜遲”。

      二、和平解放前,西藏帝國主義勢力的客觀存在

      達賴喇嘛和他的支持者說,“西藏沒有帝國主義侵略勢力,西藏同英國只有點外交關系,同美國只有商業關系”,“在西藏只有少數歐洲人”。

      藏學家柳陞祺對此給予了有力批駁。他寫道:“人民解放軍進西藏決不是為了趕跑幾個歐洲人。我們說的在西藏的帝國主義侵略勢力,是指從清代晚期英帝國主義通過軍事、政治、經濟侵略手段強加于我國,特別是西藏廣大人民的條約和恥辱,這集中表現在五個不平等條約上?!?/p>

      這些條約除規定軍事賠款之類外,還使我國在西藏地方喪失了許多主權,如:1904年“拉薩條約”規定,從印度邊境到拉薩沿途的炮臺、堡壘和一切軍事建筑一律拆除;強迫在亞東、江孜等地開辟貿易市場,侵占所管轄的地區;向商務代理處派遣軍隊,長年駐扎;設置驛站,沿途架設電線;英、印商品進口,西藏地方不得征稅,英、印貨幣在西藏廣為流通不受任何限制。

      英印政府駐拉薩代表黎吉生將噶廈派駐英印留學的貴族子弟多數拉到他一邊成為親英分子,組成親英勢力集團,與西藏噶廈中的親英分裂主義分子一起專門從事一系列分裂活動。1941年,將愛國的熱振活佛從攝政職位上趕下來,使噶廈成為親英分子把持的機構;1942年,策動噶廈成立“外交局”;1947年,鼓動噶廈派代表出席“泛亞洲會議”。還唆使西藏代表團趕制所謂“國旗”;1949年,策劃了“七八事件”,迫使國民政府蒙藏委員會駐藏辦事處人員限期離藏;1950年1月,要求噶廈破壞干道、橋梁,埋設地雷,阻撓昌都解放;等等。

      美帝國主義勢力滲透西藏也是不爭的事實?!稘撊胛鞑亍返淖髡咄旭R斯·萊爾德披露:“本書第一次證明,在中國‘入侵’前西藏不僅有美國人,還有幾個美國特工正忙忙碌碌地進出西藏,積極地為西藏人提供軍事援助。美國政府的最高層也參與了這一計劃?!?/p>

      辛亥革命后,從北洋軍閥控制下的歷屆民國政府到南京的國民政府時期,都沒有廢除這些本應廢除的不平等條約。直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時,帝國主義侵略勢力還依然留在西藏。不愿意承認帝國主義勢力在西藏,實質上是“西藏不需要解放”的潛臺詞。

      三、人民解放軍進軍西藏實施昌都戰役與西藏和平解放的關系

      中國共產黨在解決西藏問題中,主張盡一切可能用和平方式來解決。實行和平解放,可以把社會大震蕩降至最低限度。共產黨、解放軍強大的軍事實力和政治感召力影響著藏族地區各階層,是西藏上層統治集團所無法抗拒的。

      中國共產黨是在謀取國家和最廣大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的前提下去爭取和平,而不可能無條件、無原則地主張一切和平方式并反對一切戰爭方式。就西藏來說,人民解放軍要堅定不移地進駐西藏、鞏固國防,要支持西藏農奴群眾的翻身解放,這就是前提和原則,也是共產黨的正義性所在。當噶廈在帝國主義支持下阻止解放軍進藏時,人民解放軍采取各種政治手段均無效果,經過耐心等待,被迫舉行了昌都戰役,以必要的軍事手段促進西藏的和平解放。昌都戰役勝利后,人民解放軍可以卻沒有直進拉薩,甚至有的部隊還后撤,表示和平誠意,并繼續爭取與西藏地方政府和談,終于成功地簽訂了《十七條協議》。

      人民解放軍進軍西藏,以軍事手段解放昌都地區,不會改變西藏解放的和平性質。

      四、中央人民政府與西藏地方政府進行和談的性質和政治基礎

      1950年初,噶廈派至印度的談判代表兩次致信中央人民政府,要求派代表赴香港談判。中央人民政府秘書長林伯渠奉命于5月28日復信:“歡迎你們作為西藏地方政府的代表,前來北京商談有關西藏地方和平解放的問題。因此你們的代表團是西藏地方政府派至中央人民政府商談西藏地方事務的代表團,不能稱為西藏派赴中國外交代表團?!?月21日,周恩來總理在給印度駐華大使的備忘錄中聲明,“我們認為西藏代表團是地方性的及民族性的代表團”,并同意其以此身份和中央人民政府商談和平解放問題。談判的性質非常明確:西藏只能作為中國的一部分與中央政府談判。

      和平談判前后,圍繞“承不承認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等問題,達賴和噶廈的態度經歷了從“承認”到“不承認”,再到“承認”的幾次反復和變化。最終在派出的從水路赴京的代表出發前,達賴喇嘛和噶廈給每位代表頒發了一份蓋有印章的全權證書,里面寫有“承認西藏為中國領土”等內容。從昌都赴京的阿沛·阿旺晉美,早在動身前向達賴呈送的報告中,就明確提到公開宣布西藏是中國領土??梢?,噶廈、達賴最終承認“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

      整個談判過程,本身就是承認“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的過程,摒棄所謂“西藏獨立”的過程。因此,承認西藏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西藏地方政府與中央人民政府和談的政治基礎。

      五、《十七條協議》的合法性

      (一)西藏和談代表資格和權限問題

      達賴喇嘛和國外的支持者們反復說:西藏地方政府代表不僅沒有“全權代表”資格,更重要的是沒有簽訂協議的權力和資格。

      《達賴致毛主席函》是筆者新近發現的最重要的史料之一,現摘錄如下:

      毛主席鈞鑒:

      ……茲由西藏全體大會通過,正式派噶倫昂布(阿沛·阿旺晉美漢文別稱)及職員等,取道西康赴京。而又加派扎薩凱墨巴及堪仲土丹旦達二人及職員等,轉印來京。渠等曾受噶倫等及全藏大會之重托,希望承認渠等為合法的代表以及任務。

      達賴信函明白無誤地說明了幾位代表的合法性質,不僅“由西藏全體大會通過”,又強調“渠等曾受噶倫等及全藏大會之重托”,為正式委派,更是特別希望(中央)承認“渠等為合法的代表以及任務”。

      因此,談判代表的資格、簽字權是無法否認的。當然,談判代表的資格、簽字權,同協議最終的批準權是兩回事。和談代表沒有最終決定權、批準權。最根本的是,噶廈和達賴喇嘛在后來批準了《十七條協議》,產生了法律效力。

      (二)和談的氣氛問題

      達賴喇嘛和國外的支持者們再三聲稱:《十七條協議》是在談判代表受到“武力威逼”“人身侵犯”的壓力下簽訂的。

      1981年阿沛·阿旺晉美著文回憶:除了中央政府和談代表和我們在平等協商的基礎上認真地、親切地談判以外,周總理還親自接待我們,多次同我們講黨的民族政策和其他各項政策,提高了我們的認識。1991年阿沛·阿旺晉美又著文說:中央人民政府代表對我們提出的意見又給予了充分考慮,雖然在一些問題上有爭論和不同意見,但談判始終在友好真誠、充分協商的氣氛中進行。土丹旦達1981年曾回憶說:雙方代表通過親切會談,交換意見,平等協商,很快就許多原則問題取得了一致意見。先是我們西藏代表接受了中央提出的十條。接著我們也提出了九條建議,中央對正確的部分加以采納,并對不合理的部分進行了耐心的解釋。這說明,《十七條協議》簽訂過程中,并不存在什么“武力威逼”,而是在協商合作、互諒互讓的基礎上簽訂的。

      (三)和談代表向亞東噶廈請示問題

      達賴喇嘛和國外的支持者們說:“談判代表如同囚犯,漢人不允許他們向亞東噶廈請示?!边@種說法連美國藏學家戈爾斯坦都給以否定。戈氏引用文獻資料說:西藏和談代表奉命建立北京和亞東之間的無線電聯系,以便商談其他重要問題。筆者近年來收集到的相關資料也說明,中央方面并沒有禁止地方代表向亞東請示。如,阿沛·阿旺晉美回憶關于進軍西藏問題,用凱墨和土丹旦達帶來的密碼向亞東發報,還得到了回復;關于班禪問題,阿沛·阿旺晉美等也在藏歷鐵兔年四月十二日和十五日發報給達賴喇嘛,十九日收到了亞東噶廈的回電;土丹旦達回憶,協議簽訂后,西藏代表立即發電報給達賴和噶廈,報告了《十七條協議》的內容。整個和談期間,西藏代表一直和亞東保持電報聯絡??梢?,所謂不允許西藏代表請示達賴和噶廈的說法,完全不是事實。

      (四)協議加蓋印章的問題

      達賴喇嘛和國外的支持者們說:中國政府在北京偽造了西藏地方政府的印章。1991年3月12日,阿沛·阿旺晉美答中外記者提問時指出:“《十七條協議》的文本上,從未蓋什么藏政府的印章。參加和談的五位西藏代表因工作需要在北京刻制了私人名章,沒有什么可非議的,根本不存在偽造公章之事?!睋斈陞⒓臃g工作的彭措扎西說,關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為了鄭重起見,既簽名又蓋章,雙方都是如此,都沒有用政府的大印。從影像和圖片資料看,西藏代表在協議文本上加蓋的確實是個人私章,并未加蓋政府公章。此外,在中國的傳統習慣中,個人的親筆簽字和私人名章都是具備法律效力的。既然沒有使用西藏政府的印章,何來偽造西藏政府的印章一說!

      (五)噶廈和達賴喇嘛對《十七條協議》的態度問題

      在阿沛·阿旺晉美從北京回到拉薩后,噶廈于9月26—29日召開了全體僧俗官員、三大寺堪布、藏軍甲本以上軍官等300多人的“官員大會”。大會經過討論后,作出了擁護《十七條協議》的決定,并在擬具的議定書上,由噶廈、譯倉、孜康及三大寺代表簽名并蓋上了四大公章,最終通過了向達賴喇嘛的呈文。10月24日,達賴喇嘛致電毛主席,表示擁護協議。該電文為:

      今年西藏地方政府特派全權代表噶倫阿沛等五人于1951年4月底抵達北京,與中央人民政府指定的全權代表進行和談。雙方代表在友好基礎上已于1951年5月23日簽訂了關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西藏地方政府及藏族僧俗人民一致擁護,并在毛主席及中央人民政府領導下積極協助人民解放軍進藏部隊鞏固國防,驅逐帝國主義勢力出西藏,保護祖國領土主權的統一,謹電奉聞。

      六、《十七條協議》的附件及文本的翻譯

      (一)協議附件問題

      多年來,在西藏和平解放的歷史研究中,國內外對“附件”有關問題的描述與實際情況不符,甚至嚴重失實。

      據考,1951年5月28日,《人民日報》全文公布了《十七條協議》。對協議的兩個“附件”確實沒有提及?!案郊弧笔状喂_是1991年,“附件二”首次公開是1995年。附件一是《關于人民解放軍進駐西藏的若干事項的規定》。這些問題屬于軍事機密,在當時是不能對外公布的。附件二是《關于西藏地方政府負責執行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的聲明》。對于協議,如果達賴喇嘛予以承認,并返回拉薩,則和平解放西藏順理成章。如果達賴喇嘛因某種情況暫不返回拉薩,西藏地方政府談判代表團提出,希望中央人民政府允許達賴喇嘛在執行協議的第一年內,因某種需要可以自行選擇住地,在此期間內返職時,其地位與職權不予變更。事實上,達賴接受了《十七條協議》,回到了拉薩,沒有到外國去。附件二不僅在當時,就是在以后,業已沒有公開的必要了?!案郊钡闹贫ㄓ行У卮龠M了《十七條協議》的簽訂,是達成協議的一個重要策略。

      (二)文本翻譯問題

      《十七條協議》有漢、藏兩種文本。藏文本不是在漢文定稿后才譯成藏文的,而是在一開始談判時就提出了兩種文字的初稿,在談判過程中條文修改過多次,每一次修改都是同步進行了藏文本的修改,得到了西藏地方代表的認可。中央人民政府的首席談判代表李維漢雖不懂藏文,但發明了一套檢查辦法:請兩個翻譯,一個翻過去,另一個再翻過來,把翻回來的漢文與漢文原文對照,看有沒有出入。

      據當年參加翻譯工作的黃明信先生回憶,爭論最大的是“人民”一詞。他說,在初稿上我用了“米賽”,但是西藏代表認為,這個詞指屬民,不能接受。他們主張改成“米芒”。而喜饒大師同意用“米賽”,堅決反對用“米芒”。西藏代表仍然堅持他們的意見。李維漢提出:是否就也用漢語音譯?可是西藏代表和喜饒大師都不同意。直到談判臨近結束,仍未得到一致的意見。最后李維漢決定:必須讓西藏代表不只是從協議的內容上,而且從藏文的文字上也同意接受才有利于執行,就尊重西藏代表的意見吧!這樣才決定用“米芒”。

      藏族諺語說得好:“說了山大的謊,也得不到牛大的理?!边_賴集團圍繞《十七條協議》制造的種種謬論,不僅改變不了歷史,相反,卻反映了他們流亡國外之后,在某些外國勢力的支持和豢養下,否定了自己人生當中曾經閃光一頁的無知。個人命運、集團利益只有順應時代潮流、社會進步,才能得到應有的歷史地位,才能得到人民的承認;反之,則為歷史所譴責,人民所唾棄。人民期待達賴喇嘛能夠認清形勢,作出正確的選擇,回到他曾經贊成和擁護的《十七條協議》的政治立場上來。

      【選編自張云主編《西藏歷史55講》(中國藏學出版社出版)一書,內容部分有刪節】

      版權所有 中國藏學研究中心。 保留所有權利。 京ICP備06045333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5580號

      亚洲国产日韩制服丝袜高清_久久亚洲国产精品五月天婷_国产一国产精品免费播放_香蕉一本大道日韩中文在线

        <button id="v92sa"></button>
        1. <button id="v92sa"></button>